蒸汽机的发明导致了工业革命,美国的大规模机械化生产缔造了汽车时代。然而,当蒸汽机车乱哄哄、毫无秩序地遍布世界各地时,飞速发展的大工业时代还远未到来,只有当大规模机械化生产的精密时计被应用于铁路系统中的时候,蒸汽机车的运力才被完全发挥,工业革命才能够准时到来。

喜欢钟表的朋友一定不知道,从18世纪中叶开始的一百年中,世界上最强大的怀表生产国是美国,大规模工业化生产的美国表,无论从质量上还是数量上,都领先当时的欧洲将近一百年。是什么让美国怀表如此精准而又高产呢?这要从遍布北美洲的铁路网说起。1880年时,美国就已经有了将近20万公里的铁路,有不计其数的道岔、信号灯、支线和每天有数百列火车走走停停,在没有无线电、手机和GPS的年代里,对于调度员和计时器的要求十分严苛,几秒钟的误差就会引起严重的事故。因此在那个年代的铁路系统里,每天误差在十几分钟的金壳瑞士怀表根本就是“绣花枕头”,每周误差30秒是所有美国铁路表的统一标准。

另外,当时的美国还没有建立起时区标准,乡村、小镇及各大城市都有自己的时间标准,在同一个铁路系统中拥有50种不同的“时区”堪称空前绝后。铁路调度员和火车司机要不断调整自己的怀表以适应不同的计时体系,这对钟表的耐用和准确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为美国的工具表市场带来了史无前例的巨大发展机遇。后来,美国的铁路系统制定了东部时间、中部时间、山区时间和太平洋时间四个标准时区,一直沿用至今,也是征求了铁路表制造商的意见。有了精准的计时和调度,美国的经济开始有条不紊地腾飞,从而一举超越欧洲成为世界经济霸主。而饱受打击的瑞士表也开始痛定思痛,走上了工业化批量生产的道路。尽管今天瑞士表已经彻底统治了全球市场,但已经销声匿迹的霍华德、伊利诺斯、埃尔金、华生和依然健在的波尔、汉米尔顿,仍然代表了那个年代铁路表的辉煌巅峰。

1891年4月19日是一个在人类运输史上重要的日子,这一天,美国俄亥俄州的两列邮政列车相撞,双方的司乘人员全部遇难。“基普顿车祸”迫使当地铁路公司撤换了总检察官,来自克利夫兰的指标师Webb C.波尔先生走马上任,这是因为导致这场事故的原因是其中一列火车司机的手表停了4分钟。在波尔的积极奔走下,1893年,新成立的美国“铁路表标准委员会”颁布了“Railroad Watch(铁路表)”标准:1.每周误差在30秒以内;要适应铁路运输行业极端环境的温度变化,进行多方位校正;3.为了易于判读,必须使用阿拉伯数字;必须进行定期检查和保养。这也成了美国怀表超越瑞士表的硬门槛。波尔先生还建立了铁路时间标准体系“波尔系统”,并最终覆盖了全美75%的铁路,墨西哥和加拿大也因为采用波尔系统而实现了与美国的运输线和贸易线无缝对接。波尔先生的成就受到了整个国际社会的称赞。

波尔先生的手表公司被公认为销售铁路表时间最长的公司,从1895年一直到1980年,波尔手表一直是美国铁路公司的标准时计。波尔制造了世界上第一枚周误差30秒的怀表、第一枚使用整块夜光表盘的铁路表、第一枚指示第二时区的铁路表。直到今天,美国的列车员还会将火车上的标准时间称作“波尔时间”。而举世闻名的瑞士天文台钟表认证机构也采用了波尔计时体系。

因为美国的高端钟表工业已经基本上消失了,波尔表将总部迁到了瑞士的拉绍德封。现代的波尔表仍然靠着前沿的技术独步天下,它的四大招牌技术:自发光惰性气灯刻度、Amortiser防震系统、SpringLOCK游丝锁定技术和铁酸盐精钢防磁表壳,让波尔成了极限运动、探险科考和航空发烧友的首选品牌。波尔用过硬的产品告诉每一个表迷:铁路表的精神永存!

不同于波尔的制定标准和行业领袖路线,汉米尔顿从一开始进入铁路表市场,就是为了依靠精准可靠的产品特点,在高端消费市场树立口碑,促进富起来的美国中产阶级消费的。因此,从1892年成立之初,汉米尔顿就将重点放在了高端铁路表上,他们与铁路公司合作,为当时奢华的百老汇特快列车提供计时支持,这让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在乘坐火车长途旅行时认识了汉米尔顿。

二战时,汉米尔顿率先停止了商业生产,将精力投入到军表的研制和生产中去,这令他们的手表跟随美国大兵的步伐走遍了世界。战火的洗礼让汉米尔顿有了深厚的技术储备和过硬的产品质量。1949年,重新回到铁路表市场的汉米尔顿提出了一个铁路表的新“标准”:17钻镀镍机芯、宝玑游丝、专利快慢微调、杠杆调时、冷热多方位校正、周误差30秒以内。上世纪40年代,柴油电力机车的使用对铁路表的防磁性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汉米尔顿率先使用了防磁游丝,终于令其异军突起。至今它的992系列机芯仍保持着美国本土生产铁路表的最长纪录,生产周期从1941年直到1969年,产量超过50万只。

汉米尔顿还开创了铁路表机芯精工细作的先河,用繁复的花纹和近乎变态的打磨倒角让它的铁路表超出了工具的范畴,成了藏家竞相收购的抢手货。如今,打磨精美的汉米尔顿怀表机芯仍然受到手表改造发烧友的喜爱,远超过同时代百达翡丽级别的打磨和装饰,让它成为怀表改手表的最佳古董机芯。

石英危机过后的汉米尔顿一蹶不振,被瑞士钟表集团斯沃琪收购,成为旗下个性十足的运动表品牌。它的铁路表和军表血统,让其在所处的中档市场中非常受欢迎,粗枝大叶的美国味儿与经典的外壳和盘面设计,让汉米尔顿成了标榜活力和激情的中产阶级青年的最爱,然而如今喜欢“大块头汉米”的年轻人可能不知道,他们戴在腕上的手表曾经是当年最昂贵奢华的铁路时计。

作为最亲民的瑞士钟表品牌,天梭表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拥有广泛的拥趸,它的运动表款分为赛车、篮球、足球、摩托、冰球等几个系列,在正装表领域也拥有全球最高的销量。但其实天梭一直在默默的为世界上的著名铁路提供精准的计时服务,这其中还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上世纪初,中国政府历时十年修建了从北平到汉口的平汉铁路,并从瑞士订购了一批天梭怀表用于铁路的计时工作,当年的订单显示,民国政府要求改款怀表的表壳要用白铜制造,以能防磁,这也是中国的第一批订制铁路表。

后来的天梭表助攻运动计时,以走时精准见长,是瑞士天文台大赛的常胜将军。石英危机过后,天梭率先开发出了既拥有石英表的精确和多功能,又拥有机械表的直观的Touch系列,从触摸屏从新定义了传统指针表的功能切换方式。然而让热爱运动的青年认识并接受Touch是个漫长的过程,天梭需要一个检验和证明它卓越性能的舞台。于是他们选择了赞助拥有百年历史的圣女峰铁路(Jungfraubahn),这是欧洲海拔最高的铁路,也是瑞士最著名的观光线路之一,哪怕冬季漫天飞雪包围那座欧洲最小的车站,橙色的列车也依然能够准点开出,显示了天梭Touch卓越的可靠性和精准性能。铁路是人生旅途中难忘的经历,悲欢离合都凝聚在这两条钢轨之上。尝到了甜头的天梭所有又成为上海地铁的官方计时器,将Touch所蕴含的铁路精神从风景如画的阿尔卑斯带到了光怪陆离的魔都。

与美国铁路表市场的刀光剑影不同,铁路里程不长的欧洲对于铁路表的需求量不大,致使一些顶级瑞士表厂一直没有染指这块市场,美国人对于怀表精度和耐久性的偏执追求让汝拉山谷中的钟表作坊只能望洋兴叹,倒是做工具表起家的浪琴和欧米茄在铁路表领域有所建树。据史料记载,欧米茄于1895年为清政府的铁路局制造了第一只官方铁路表,直至上世纪70年代,他们陆续为世界各国铁路局生产过数以万计的官方铁路表。能够得到大多数国家官方的青睐,这与欧米茄百年来的口碑和过硬的产品质量息息相关。

1957年,欧米茄Railmaster(铁霸)手表面世,这是当年仅有的专门为铁路员工设计的手表,装备了双层防磁表壳。2003年,欧米茄在全球铁路表迷的强烈要求下复兴了这一经典的系列。现代款的铁霸手表在外型上保留了原款的设计特色,哑光黑色盘面上有4个夜光阿拉伯数字刻度数及三角型小时刻度,阔剑指针经过夜光处理。当年欧米茄引以为傲的30SCT4机芯被革命性的2403同轴擒纵机芯取代,并做了背透处理。

也许是觉得新款铁霸的尺寸不够过瘾,2007年铁霸腕表发布50周年之际,欧米茄推出了XXL版铁霸,表壳直径达到了创纪录的49毫米,使用了经典的2201手上弦怀表机芯,并配上了玫瑰金和白金表壳,将铁路表真正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也让铁霸系列成了欧米茄产品线中最孤独的系列,享受永久的荣誉。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